忍者ブログ
<< 2018/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有一天看完好多本耽美漫画,睡觉之前惯例地听歌放空,突然想到这个故事。
当时很兴奋,好想立刻就爬起来写下来,迷糊之中竟然想好了人物背景甚至是结局。可惜那时不是一个人睡,只好反复想了几次然后就乖乖睡觉。
第二天起来就开始写,但是昨晚想的开头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只好重新理思路写。
当时就希望能以漫画的感觉来写,尽量用简单的语言、有画面感。
写完了pt1之后突然写不下去感觉写坏了,于是就很orz地弃置一边。今天翻来看,感觉还是可以继续下去。

嘛啊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不是同人文,是现实背景的男男恋爱故事,努力想写出“啊这个好像可以画成漫画”的感觉。
……希望能写完orz

1.

“叮——”
我的视线从眼前的文稿上移开看向电脑屏幕,开启的对话框里传来一条新的信息。
“这次的做得不错,明天就会把钱打到帐上。”
我松了一口气,还没打出回复的话,对方又发来一条消息。
“我说,上次跟你提的事,考虑得如何?”
上次……我大概回忆了一下上一次与这位,我的同事,也是大学时代就认识的好友阪口明,见面时交谈的内容。“啊,是那个啊……”我自言自语道,随后在对话框里打出回复。
“联谊的事吗?抱歉,没什么兴趣。”
等了一会。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你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叫不太可能……”我有点不满地低声说着,挠了挠头,回复道:
“差不多吧。”

我,差不多,喜欢,隔壁的人。
能意识到这一点,必须要感谢我那个热衷于联谊活动的朋友阪口。从认识起就被他拖着参加大大小小的联谊。虽然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帮他制造和目标女生之间互动的机会,但是有时也会变成被撮合的对象。遇到各种各样的女孩子,也有因此开始交往的,不过总是很快就结束。
我向对方提出分手的时候,告诉阪口和朋友的时候,都会问为什么。
不适合。我大概都是这样回答的。
其实只是觉得烦躁。面对这类问题相当优柔寡断的我,有时甚至会是因为当时的气氛而无法拒绝。之后固定流程一般地与对方聊天,约会,做爱,如此一两个月我就开始觉得烦躁。忍耐的极限大概是再一个星期,觉得“不行了”就会提出分手。
好冷淡,不懂在想什么。很快我就听到诸如此类的评价。阪口说这样不行,我也只有无奈地苦笑。好长时间来的恋爱都是如此,我想大概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人。虽然那时自己也不确定什么叫适合,但是即使不确定,也觉得大概是遇上了就能拿出全然不同态度来对待的人。
如今我大概喜欢着的邻居,虽然没有交往,但是的确让我拿出了全然不同的态度。

被手机闹铃吵醒的我睁开眼,今天公司里有重要的会议不能错过。我一把掀开温暖的棉被伸手在被各种杂物覆盖的桌子上摸索着手机。看着屏幕上黑白分明的7:30 am,我突然觉得有点怀念。
换上衬衣,西装,打上领带。洗漱整理一番之后,我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不上多么帅气的脸,但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作息不规律和长期呆在家里让我看起来有点憔悴。
刚刚收拾妥当,我就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于是我拿上钥匙,也打开了房门。
“啊,下川?早啊。”
“早。”我礼貌地对有些惊讶的邻居笑了笑,然后转身锁门。
“真少见啊。”邻居笑起来,靠着走廊另一边的墙看着我说道。
我抽出钥匙,回过身笑道:“没办法啊,今天公司里有事不能迟到。”
“这样啊,”邻居听完点点头,说道,“那就一起去车站吧。”
“嗯。”我跟上邻居的脚步,“小森每天都起那么早,真辛苦啊。”
“哈?没办法嘛~又不像下川你可以呆在家里工作。对了,今晚下班回来一起喝酒吧?我朋友送的一箱啤酒还剩了很多。”
“好啊,没问题。”
“那就说定了~诶?那是知子……?”小森说着抬头望向路口,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子站在路旁。
“女朋友吗?去找她吧。”
“一起走也可以的啦~”
“没关系,我还是有自觉的。”我笑着拍了拍小森的肩,迈出一步,“那么,我先走了。”
“对不起啊下川,今晚的下酒菜我来买!”小森有点抱歉地摸了摸后脑勺。
“那就麻烦你啦。”我挥了挥手。

我,下川亮一,男,今年26岁,职业是自由翻译。
我的邻居,小森弘,男,今年也是26岁,职业是电脑公司的职员。
之前没有喜欢过同性的我,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邻居小森。
PR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