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8/0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明明是很重要的部分写得完全烂掉了……
按这个进度下个part就可以结尾了,但是这个写得太杯具了实在是好想推了重写但是想来想去觉得能写出来就死了无数脑细胞了舍不得orz之间改了好多次就是表达不出来,就是不行就是不行(抱头
还有就是竟然越来越不习惯第一人称……

算了算了先把结局写了再说= =要是再改绝对卡死在这里orz
好不容易在开始的时候就想好结局不写太可惜了。

那么T T

2.
校对完文稿的最后一页已经是午夜,连续几天的工作地狱终于告一段落。我取下眼镜随手放在书桌上,乱七八糟叠放着的杂物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要是平常也许会受不了地稍微收拾一下,但是眼下却不想做任何多余的事。
草草地洗完澡,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吹干头发,关掉吹风的时候代替嗡嗡作响的杂音的是外面不知何时响起的雨声,以及。
“弘!你没事吧?我就说你今天喝太多了……”
“………啊……没、没事……恶……”
“哗啦——”
“快去洗澡啦笨蛋!一身的酒味……真是的!”
“哐——”
关门的声音之后是隐约的水声,我默默关掉房间里的灯然后躺倒在床上,伸手摸过枕头边的ipod,耳机缠成一团。我没耐心解开就随便戴上,按下播放之后耳机里流泻出阴郁的旋律。
耳机里故意失真的钢琴声,外面越下越大的雨,渐渐填满了我的听觉神经,覆盖了其他一切的他人的声音。

经常听见的,比如说,“喀——”的开门声,“哐——”的关门声,“哗——”的用水声,手机铃声,走来走去沉闷的脚步声。
或者是,和某人讲电话,通常是无聊的开头无聊的话题无聊的结束,有时候大概是关于工作,就绷起神经似得认真回答,“好,嗯,是的,我明白了”之类,挂掉之后会自言自语地骂脏话。朋友来,热闹的聚会,乱七八糟地high到半夜。女朋友来,现在的女友好像是叫做长谷川知子,聊天,吃饭,笑着玩闹,做爱,有时候吵架,和上一个上上一个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我搬来的第一天就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又慢慢注意到这些声音总是从同一边传来。这幢楼房年久,隔音自然是不好,我租下的这间位于走廊尽头最后一间房的旁边,而这些声音正是从那间房子传来。大概因为我租的房间之前一直空置,最后一间房的房客无论发出怎样的噪音也没人抱怨,所以那人没有“这里隔音不好”的自觉。
不知为何,我的不满很快被好奇心给压下,虽然自认没有这个方面的爱好,但还是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同时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太大响动以免被对方察觉到隔音其实很差这点。
然后,我渐渐地知道了隔壁住着的是个男人,工作日会规律地上下班,好像有很多朋友很喜欢热闹,女朋友换得有些频繁。虽然有点遗憾不是女人,但是却有些开心,好像和谁同居一般,无聊的生活里独自一人的寂寞感因此消褪了不少。
再然后,就是和他的第一次见面。
某天夜里我从便利店回家,走到自家门口时犹豫了一下,然后多走了几步走到了走廊尽头。
“小森……吗……”我看着那扇门边写着姓的牌子。
“喀——”“啊!”就在这时门毫无预兆地打开,我吓了一跳。
“诶?你是……隔壁的……”门后有人探出半个身子,因为逆光看不清脸。
“啊……我是隔壁的下川,下川亮一。”说着我就想伸出手,却发现两只手都提着刚才买的东西,于是有些尴尬地将右手上的口袋换到左边。
“哈哈,我叫小森弘,”说着他笑着握上我伸出的手,交叠的部分传来比我温暖的体温。“有什么事吗?”
“呃……”我一愣,随后下意识地问道,“喝酒,吗?”
“哦~好主意啊~正好我很闲呢,进来么?”说着小森从门口让开,我抬头看向房间里。和自己的房间左右颠倒的构造,东西意外地收得整齐,暖黄色的灯光充满整个房间。微妙的亲切感。
“那就打扰了。”

现在距离第一次见面,大概已经过了三个月。
在那三个月里,我和小森熟悉起来。然而在不咸不淡地过着日子的期间,我听到了某种意义上来相当“特别”的声音。
那天我被小森回家的开关门声吵醒,揉着眼睛起身的时候,虽然开着暖气但是还是打了一个寒颤。那时正是冬天,六点外面的天色就暗了下来。我磨蹭着起床,洗漱,开电脑,检查手机来电和邮件,从冰箱里拿出之前做的饭菜加热,在等待的途中突然觉得有点奇怪。
什么声音也没有。
当然也不是全然的寂静,但是除了自己制造的响动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平常总是听到的响声这次消失殆尽,不知为何我为此感到不安。于是什么也没考虑就坐到了和小森的房间隔开的那堵墙边。没有更多的想法,仅仅是为了抚平心里奇怪的慌乱,我将耳朵贴在了墙上。
渐渐地,听见了一些细小的声音。衣料的轻微的摩擦,以及微弱的呻吟声。我在松一口气的同时意识到那声音该是来自于房间角落,心想小森大概就坐在在那里,便挪动身体坐到了相同的位置。果然听得更加清楚,通过薄薄的墙壁传到我的耳中的,小森微微闷住的呻吟与喘息。
并不是因为痛苦或者难受而发出的呻吟,却也没有代表着快乐和享受,如同毫无察觉的下意识一般漏出的声音与气息。虽然我的大脑迟钝地没有明白过来,可是心跳却擅自开始加速。终于,在我反应过来的瞬间,大脑和身体的神经完美地接续完毕,我立刻抬起了头。
狂跳的心脏没有减速的迹象,大脑一片空白。
那瞬间的感受,喉咙被硬块一样的东西紧紧塞住,一呼一吸滞着而沉重,空白的大脑中飞速闪过什么念头,我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恍然。
明白了什么呢?这样向着自己的大脑提问,脑内浮出毫不相关的回答。

不要。
不要这样。
想碰你。
想抱你。
不要这样。

这大概就是名为喜欢的感情。
总结一般,我的脑告诉我。
PR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